<legend id="koxdm"></legend>

<ruby id="koxdm"></ruby>

  • <ruby id="koxdm"></ruby>

    中全新能源:中國鈉電硬科技突圍之路

    來源:中全新能源 ?? 2023-04-01??? 點擊量:

    俄羅斯工程院外籍院士 中全新能源、鈉谷新能源董事長:中國鈉電硬科技突圍之路

    2023中國鈉離子電池產業發展白皮書據研究預測,2023年將會是鈉電池量產元年,預計全年出貨量達12GWh。到2025年,應用于3C、動力及儲能領域的鈉電池規模分別為5/45/50GWh,總出貨量將達100GWh。到2030年,鈉電市場規模將超過1TWh。在鈉離子電池創新專場中,博磊達易寧波、珈鈉能源 制造總監 樸金丹、亮見鈉電 董事長 賴見、美達瑞 董事長 韓珽、昆侖材料研發總監 申海鵬、鈉谷新能源董事長俄羅斯工程院外籍院士 馬昕等嘉賓也分別發表了精彩演講,并就《鈉離子電池未來主流技術路線判斷及材料體系探討》進行了觀點碰撞。

    江蘇泰興鈉谷新能源董事長/CTO 俄羅斯工程院外籍院士 馬昕 表示,從鈉電來講,我們認為它是一個新體系材料的代表,不要僅僅認為它是低成本材料補充鐵鋰,而是把它當成真正的新體系材料之一,重新去探索它。

    鈉電的幾大優勢中,有一個優勢鈉電在固態電池有大的優勢,鈉電更容易做固態電池;

    另外,鈉資源儲量豐富,分布比較均勻,成本低廉。

    鈉離子電池可以運用以前的鋰離子電池生產設備。

    鈉本身作為金屬的合金華反應,它不和鋁發生合金化反應,正負極都可以采用廉價的鋁箔,可應用于固體電池。

    鈉電的溶劑化性能很好,具有很好的離子擴散能力,也有很好的離子導電率,高溫性能低溫性能尤其好。

    安全性測試里面,我們的鈉電池在鋰電池同樣的測試條件中,目前還沒有發現著火的情況,無論是擠壓,還是熱箱,都可以通過安全測驗。

    馬昕院士表示,目前已經可以給合作伙伴提供國際標準18650-1.3ah、1.4ah的電池送樣,這些電池都具有高安全性和較高能量密度。我們的這款量產鈉電池的這個水平在已知的產品中還沒有報道過。我們是鈉電硬科技公司,可望把我們已經成熟的軍品級及動力電池的成功技術突破在鈉電上也同樣實現。我們希望和行業合作伙伴、投資機構迅速緊密合作,把鈉電作為新體系電池發展起來。




    《鈉離子電池未來主流技術路線判斷及材料體系探討》圓桌對話實錄截選:

    馬昕:鈉電和鋰電一樣,不同的應用場景有不同的技術要求。比如硫酸鐵鈉只能做到100瓦時每公斤,這屬于低成本的應用。無論哪一種應用,都要解決鈉電和鋰電根本不同的問題,鋰電池做到1萬次的循環沒有問題,但是鈉電都是2千次,預測都是6千次,大家沒有解決這些科學問題,到底怎么補充氟化鋰,所以鈉電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無論是哪一個技術路線,只要有適合的市場,解決了自己的問題,都是好的。

    韓珽:美達瑞主要做的是層狀氧化物,還有聚陰離子型和普魯士藍,我比較看好層狀氧化物,為什么呢?因為層狀氧化物的鈉電理論能量、理論循環要好于鋰電池,我們行業內在預測的循環,把電壓如果放到3.8V的上限電壓的話,它的循環是可以跑到8千次左右。我們不討論是否量產,實驗室能跑出這樣的數據,將來量產肯定是能夠實現的。將來層狀氧化物也能夠做到8千到1萬次,甚至更高,這個我是有信心的。鈉材料的層狀氧化物和鋰的層狀氧化物很大的區別是,鈉材用的都是很便宜,唯一貴一點的是鎳,但是鎳的用量也小于鋰電的三元材料,最終鈉電池的層狀氧化物的價格和其他的兩條路線差異沒有那么大,到2025年可以把價格做到3萬以內,這是我們做過測算的,是可以實現的。在這種情況下,和其他路線相比,我們其他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

    樸金丹:我也談一下我個人的看法,從產業化角度來講,層狀氧化物已經可以算成半產業化的狀態,因為研究的人很多,所以它的問題最容易被攻克,當然現在也做得很好。如果從產業化的角度來講,層狀氧化物是很有希望快速達成產業化,基于對于珈鈉能源的信任,我也認為短期內能夠達到產業化的接單。

    上午很多嘉賓也提到,鈉離子電池的窗口期比較短,整個產業界來講,希望鈉離子電池能夠盡快推向市場,能夠在一些領域有所信心?,F在看上去更容易量產的兩種路線,前期會占優勢,后期三種路線都是有可能的,因為從鋰電池研發的過程來看,從早期的磷酸鐵鋰,包括碳酸鋰,包括硅碳都碰到過一些問題,但是隨著十幾年或者是二十年的發展,這些問題都逐步得到了解決,只是需要給它時間,我們希望另外兩種材料能夠盡快的進入市場。

    王建興:我也簡單分享一下,前面幾位專家也介紹到了層狀氧化物和低成本的硬碳目前一兩年就會成熟。鋰電十幾年前最開使用高鎳811的材料,現在811已經很成熟,但是十幾年前,我應該是最早一批用這個材料的。以此經驗來看,鈉離子電池的正負極面臨的問題,應該在兩三年內,靠這么多同仁的智慧、付出,都會解決,這些本質上不是科學問題。

    但是工業產業鏈的發展,如何快速的成熟發展起來,我認為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從材料到電芯,到pack,到客戶終端的電機電控的聯動非常重要、非常關鍵。為什么?因為每一種電池體系的充放電的特點都不一樣。我是直接做客戶的,石墨稀都是和大廠一起開發,這件事情要想快速做成熟,不是材料做成熟就可以,也不是電芯測試OK就可以,而是需要從頭到尾整個產業鏈的配合,包括下游兩兩輪車,兩輪車原來用鉛酸電池,它的電機、電控、保護板、設計都要改,適用于鈉離子電池,如果這個做不成,電芯做得再好也沒有用,因為客戶用不起來。

    希望上下游可以聯動起來,材料才能快速的成熟,電芯也能夠快速的成熟,客戶的終端設計、BMS的設計也能夠匹配鈉離子電池的特點,這個產業才有可能快速的起來。

    申海鵬:昆侖材料是做電解液的,我在昆侖里是做研發的,我從研發技術的角度,從電解液的角度來談一下鈉離子電池的發展。

    電解液是這幾大主材里面比較特殊的一個,它幾乎和所有的部件接觸,所以它對每一種材料的兼容性、匹配性是很重要的。當然,鋰離子電池的電解液研究得比較成熟,在正極或者是在負極,在界面上發生的反應。當然鈉電方面,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另外,有一些激勵性的東西,可能要和學界一起來做,因為企業著重是在于應用端,我們和上下游也有很多合作,應用方面,從配合的角度來看,能解決脹氣等問題,但和鋰電相比,做起來還是有比較大的差距,包括研究的方法也不一樣,比如現在我們做研究,有時候我們自己做電池也做得不專業,所以還是希望和上下游一起來多做一些合作的項目,然后更好的推進技術的發展,從而解決上下游都遇到的問題。成本方面,我感覺比較有信心,當然也要靠和上下游一起努力,比如很多是可以共用的,比如添加劑。鋰鹽方面也不是太大的問題,因為工藝基本上是一樣的,如果它量上不去,成本也會是一個麻煩,如果量上去之后,我專業的拿幾條線去做六氟磷酸鈉,做鈉鹽,成本也會下得比較快。電解液從產能、上下游,一起努力,爭取把產業給做好。

    易寧波:聽了各位前輩的分享,我感到非常開心,今天這場論壇不僅僅是一個產業化的,更是結合了學術界。從我的本質上來說,我從學校出來以后,一直在考慮,國內做任何一個產業,要從學術的底層思維去思考,我現在在博磊達,比如我們的總經理也是一個博士,我們探討過這個問題,今天的圓桌主題,我們去年就做了相應的探討,我們到底應該選什么樣的體系,我們做電池應該要怎么選擇?

    我從我的角度來談點我的意見。目前來看,正極就是層狀氧化物走在前面,產業化比較成熟,科研已經做到了一定的階段,可以往產業化推進。另外兩種也會慢慢跟上,我的合作伙伴等都做這方面的開發,我相信他們接下來也會不斷涌現出來。負極材料方面,也是結合我們去年的探討,因為大家都是材料背景,材料確定性的是更好的,我們當時也結合大家的研究現狀,合作開發了一個材料,因為它有確定性,硬碳走在前面的基礎上,未來我們的B級也會逐漸推向產業化,而且是更高性能的,在提高能量密度以及循環安全性方面也是不錯的材料,有感興趣的朋友,咱們可以接下來繼續探討。

    賴見:我個人也有一些心得,我覺得從電池來說,是從液態開始做,然后是半固態,比如昆明大學的梁教授直接做到了終端,是從鈉電全固態開始做。從材料來說,我們必須要劃分領域,層狀氧化物用在低速車,而且產業化也比較快,還有啟停等,還有乘用車,比如寧德時代就會選擇普魯士藍或者是普魯士白。而大型儲能或者是家庭儲能,可能就會選擇今后循環壽命比較長、克容量比較低的聚陰離子體系。從負極來說,大家選擇的是硬碳或者是軟碳,無論是硬碳還是軟碳,首先要解決的是克容量偏低等問題。

    現場提問:我想問一下昆侖的申總,正負極里面,成本最高的是鹽,其次是溶劑跟添加劑,無論是對于鋰鹽還是鈉鹽都是這樣的。未來發展上的技術難題主要是在添加劑還是鹽類?關于降成本方面,在這3個方面,哪一個降成本的空間會比較大?

    申海鵬:你剛才講的成本問題,從現在來看,鈉鹽所占的比例應該是最大的,但是它的長期趨勢是往下下降的,因為現在還沒有量產化,或者我們的批量還不夠大,如果專門用一條線去做六氟磷酸鈉的話,我做出來的東西市場消納不了,這樣就會有一個反復切換的過程,這也會引起整個生產鈉鹽、鋰鹽的成本會變得非常高。但是如果說,我們的市場逐漸起來了,我用專門的線去做,這樣的話成本會降低很多。

    鈉鹽的確有幾種不同的鈉鹽,現在從市場了解來看,六氟磷酸鈉居多,還有其他幾個鈉鹽也有不同的特性,這要根據具體的電池設計來選用,因為很多也還在探索。

    溶劑,我們搞電解液設計,首先要選擇最基本的體系,也就是鹽和溶劑的體系,如果這個體系選擇不對,后面的添加劑怎么調也很藍解決問題。我們也不能說哪一個更重要,還是要根據電池的設計、正負極的選材、電池實際的性能的要求,因為有的電壓充得比較高一些,有的做到4點幾伏,而有的電壓低一點,這樣的問題就少一點。

    成本,目前來看,或者是后面來看,鹽的成本肯定還是占比較大的。

    現場提問:我知道溶劑的量比較多,比如同一款電解液,它的成本還是鹽、溶劑、添加劑。

    申海鵬:鹽還是占主要的成本,這是根據它的生產特點所決定的,包括它本身原料的成本。因為電解液的制造成本,不是一個瓶頸。

    現場提問:關于鈉鹽未來的技術難度上,會側重在鹽還是添加劑、還是溶劑?

    申海鵬:剛才我已經講了,我們還是得根據電池的體系來選擇鹽和溶劑的體系,這個體系要先選擇比較合適的體系,如果這個體系選擇不好的話,添加劑再怎么選其實也很難把電解液做好,是在這個基礎上選擇了之后,添加劑才會起到比較好的作用,包括提高它的首效,抑制它的產氣和提高循環方面。

    現場提問:未來添加劑是不是還有很大的空間?

    申海鵬:對,這個還是有很大的空間。

    現場提問2:我想問韓總剛才所說的2萬一噸的測算邏輯。

    韓珽:我們是做正極材料為主,為什么我們會把負極定為2萬呢?主要是倒推,成本不是關注于跟自己的友商相比,而是要服務好自己的客戶,客戶要去算他們的成本,倒推的話,負極到2025年得到的反饋可以做到2萬以內,而現在有沒有人能做到?有的人認為是可以做到的,前提是原材料,鋰電池里面負極的成本差異很大,它是不是有價值高的應用場景?會有,但是市場上對價格很敏感的話,可能采用的原材料成本,比如說煤基的可能只有幾百塊錢,也有人進行測算,把加工成本加在一起可以控制到2萬以內。我講的是基于到2025年,想把成本壓到2毛錢,必須要做到這一點,我們給自己設立一個目標,然后往這個方向去努力,我相信可能有人能夠做到。

    鉅大鋰電,17年專注鋰電池定制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_欧美日韩国产乱了伦_亚洲人成在线88_无码人妻丝袜视频
    <legend id="koxdm"></legend>

    <ruby id="koxdm"></ruby>
    
    
  • <ruby id="koxdm"></ruby>